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娱乐新闻 >

4岁遭性侵5岁被割生殖器成世界顶级超模:所有伟大的背后都是苦难

  当她第一次在记者劳拉面前谈及那些往事,劳拉泣不成声,“太可怕了,我做梦也想不到世界上还有这样的事。”

  索马里,这个拥有非洲最长海岸线的沙漠大陆上,大面积的国土都覆盖在荒凉的黄沙之下。

  一次放羊落单时,华莉丝爸爸的朋友将这个女孩作为了一次偷猎成功的战利品。一桩强奸案暴露在索马里蔚蓝的天空下。

  当华莉丝千辛万苦逃回家,痛苦着跟母亲讲述自己的遭遇时,母亲却并不认为强奸是很大的事,只关心羊有没有丢。

  她的父亲为了避免华莉丝再次被强奸,决定提前为她进行割礼。“割礼”,流传在非洲遥远的传说,女孩们都要接受的神圣礼仪,当时的华莉丝是这样被教育的。像那里的所有女孩一样,起初华莉丝是期待的。幼小的华莉丝那时候根本不懂,等待她的是什么。

  妈妈捡了块老树根,然后把我抱起来放到石头上。她坐在我后头,双臂抱住我。妈妈把一块树根放到我齿间,对我说:“咬紧了。”我低头,从两腿间看过去,吉卜赛老妇的脸上没有一丝笑意。她严厉地盯着我,眼睛里布满冰冷的杀气,随即低头在一个破毯子做的布袋里翻找。掏出小小的棉布包,捏出来一枚破损的剃刀刀片。我瞥见刀锋的破口上,粘着干了的血迹。女人往刀片上啐了一口,在她的裙子上擦拭着。这时妈妈把围巾绑在我的眼睛上,我眼前一片乌黑,看不见了。下一刻,我感到自己的肉,自己的阴部,被一下一下切掉。我听到刀片钝钝地在我皮肤上锯一个来回,又一个来回。回想当时,我简直无法想象自己真的经受过这样的苦痛。——《沙漠之花》有精简

  接受割礼的女人,不是每一个都能幸运的活下来。她的两个姐姐分别都死于“割礼”带来的后遗症。一个伤口感染去世,另一个则因为生殖器官畸形导致的难产离世。

  12岁时,华莉丝被父亲以五头骆驼的价格,嫁给了个六十岁的丈夫,成为老头儿的第四个妻子。

  看着眼前这个老男人,她不再沉默,不再相信命运给她的选择,开始了忠于自由的逃亡。

  在出嫁前夜,顶着漫天星光的期许,华莉丝奔跑在一望无际的沙漠上。一路上除了缺少食物和水的饥渴,陪伴她的还有对方向未知的恐惧。

  幸运的是,狮子对这个满身伤口、半人半鬼的华莉丝毫无食欲。命运给予她第二次馈赠,只身穿越荒漠,躲开了公路上的欲行不轨的歹徒,华莉丝活着走了出来。

  不过好景不长,因为索马里内战,大使馆被迫召回所有驻外人员。再次流落街头的华莉丝,开始学着靠自己的努力活下去。

  她打黑工,脏活累活她都做。面对肮脏繁重的后厨和无尽的清洁工作,华莉丝所有的满足来自于对于未来的期许。

  命运之神是怜惜她的。一次偶然的邂逅,身着工作服但气质卓越的华莉丝闯入了摄影师特伦斯·多诺万的镜头里。

  这个年纪不大却有着丰富经历的女孩,有着能够透过人群洋溢出的生命力。一举一动间华莉丝的肢体语言都让特伦斯·多诺万知道,她是个时尚界不可多得的“原石”。

  作为戴安娜王妃的御用摄影师,特伦斯·多诺万是英国乃至世界一流的摄影大师。

  接到橄榄枝后,在英国朋友的鼓励下,华莉丝鼓足勇气去试镜。摄影师特伦斯·多诺万为她拍摄了一系列作品,没有过多修饰,只是让这种原始野性的生命力恣意定格。

  老天爷赏饭吃,华莉丝展现出了极高天赋,每一帧镜头都有着国际级超模的水准。

  逐渐的,华莉丝在时尚界渐渐小有名气。这个“与众不同”的黑人模特成为了时尚界的一股新鲜力量。

  她成为了香奈儿、欧莱雅、李维斯等世界大牌的广告模特。在巴黎、伦敦、米兰地、纽约时装周的T台上,她的身影占据了镁光灯焦点。

  1987年,刚刚20岁出头的华莉丝成为了《007:黎明杀机》中的邦德女郎,走上大银幕的她开始被世界更多的人认识和了解。

  她是第一个创刊以来《VOGUE》登上封面的黑人模特,是福布斯30位全球女性典范中的精英。

  当她接触到更大的世界,那些自由的鲜活的女孩们,都似乎在冥冥中暗示着她的使命。

  1997年,风和日丽的一天,华莉丝照例接受专访,在《嘉人》记者劳拉面前,她第一次平静的说出了那些尘封已久的往事。

  “震惊”不足以形容看到华莉丝故事的人们的心情,大家难以相信,世界上还有这样的事。

  随着这篇承载着千万女童血迹的采访被传播,“割礼”这部传承千年的血腥史诗,被赤裸的摆在人们眼前。

  据联合国数据显示,全球近两亿女性曾遭受割礼残害,今天割礼仍在30多个国家盛行。

  非洲大陆上索马里远古流传的习俗,像是遗留在现代社会的黑色童话,悲情中掺杂着多少女人的不甘。

  相信割礼的人们认为,女人两腿之间,有不洁的东西。他们用割礼来保证结婚的女人是处女。

  1997年,华莉丝结束了自己如日中天的模特生涯,用自己最大的影响力,加入到反割礼的斗争中。

  她出书、做演讲,她成立基金会去帮助那些承受苦痛的女性。她为她们呐喊,用尽全力。

  2009年改编自华莉丝自传的《沙漠之花》在英国上映,之后被包括法国,西班牙,以色列,希腊,波兰和巴西等超过20个国家引进。

  随后,坦桑尼亚、多哥、塞内加尔等28个国家废除了割礼的陋习。2010年华莉丝被非洲联盟任命为和平大使。

  “我相信我所吃的苦都是上帝的安排,我能够挺过来,就说明我有存在的意义,所以我要痛快并有价值的活着,无论前路有多艰险,因为有了信念,我从不畏惧!”

  经过多次手术,华莉丝已经告别了那道跟随了十几年的疤痕。她与一位美国男人相恋结婚,并生下一个孩子。

  从索马里沙漠中走出的超模,用自己的选择改变了自己的命运,同时也用自己的影响力去改变了更多人的命运。

  如同扎根在沙漠之上的花朵,干涸苍老的土地与荆棘带给华莉丝·迪里的,除了走出这里的勇气,还有战胜它的信念。

  “我祈求有朝一日再也没有妇女要受这种罪,但愿割礼成为历史,这就是我奋斗的目标。我承认我害怕,但决定碰碰运气,我的个性一向如此。”

  很喜欢文章开头那则公益海报的名字,Open Your Eyes,睁开眼睛,看清事实。